新闻中心
新闻检索
关键词: 标题 内容 分 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成员新闻

铁面无私“杨大人” “六亲不认”护安全——记四川建安机加车间安全员杨建刚
时间:2019-11-24   来源:四川建安   作者:李强          字号:    
 

“刚才‘杨大人’把车间领导给‘黑’了!”周末加班,我刚走进车间,就听到了这个“爆炸性”新闻。

什么情况?好奇心驱使着我必须去“八卦”一下。原来车间的一条生产线需要加工一批急件,为了按时完成生产任务,其中一个工序的工人师傅在生产时没有及时清理上下零件时带出的切削液,导致现场地面形成了少量积水,有滑倒的安全隐患。“杨大人”向车间反映了问题,车间领导刚作出解释就被他狠狠的呛了一番,场面弄得非常“尴尬”。

“杨大人”本名杨建刚,1981年参加工作,今年已经56岁了。2017年起,他主动接管了车间安全工作,走在车间生产现场,老远看见身着厂服走路“雄赳赳”的人必定是他。历史上有位执法不阿的包大人,所以在车间人人都称呼他为“杨大人”,因为他眼里容不得一点儿沙子,对安全工作从来都是“六亲不认”。

自从担任了安全员,“杨大人”每天都提前一小时到岗,巡查车间的每一个工序,对存在安全隐患、违反安全条例的人和事他绝不姑息,该提出批评教育的现场就严厉批评,该进行经济处罚的工资收入上也必定体现。从事安全工作一年多来,“杨大人”共查出且整改现场隐患19起,制止三违人员81人次,建立安全考核标准96项,扎实地为车间的安全生产筑牢了防线。因为他的铁面无私,很多人都怕他,不过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一份敬佩。

初夏的一个下午,我和他一起检查班组安全工作。对于这次检查,我早就给操作者们打好了“招呼”,甚至利用午休时间进行了一次“地毯式”排查,目的只有一个,不让“杨大人”查出问题。整个检查过程比较顺利,从设备的安全防护到现场的隐患排除,从员工的劳保穿戴到安全职责、操作规程的掌握,一切都那么无懈可击。正当我洋洋得意的时候,却被“杨大人”叫到了打毛刺工序,“你小子,这次检查结果不错,肯定提前做了准备吧?”我故作淡定的回答到:“绝对没有,主要是你平时教育得好,我们广大职工群众的安全意识有了明显的提高。”“杨大人”微笑着摇了摇头:“那你看看打毛刺工序有什么问题没有?”要说打毛刺工序是我最放心的地方了,它是整个生产的最后一道工序,加工完毕后操作者只需用锉刀将零件周边的“铁削毛刺”手工清理掉就行,这怎么会有安全问题呢?我快速对现场进行着“扫描”。“杨大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表情严肃地训斥到:“操作者在作业的时候为什么不佩戴护目镜?”没等我反应过来,“杨大人”已经拿出了随身的小本开始记录了,“班组长没有尽到监管责任,按规定处罚50元。”我正想作出辩解,“杨大人”已经踱步离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像这样的“低风险”工序,走走“过场”就行了,需要这么较真吗?

两天后,检查结果和处罚通知醒目地张贴在车间公示墙上。虽然我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带着情绪开展了安全教育培训,并“严格要求”操作者按章办事。因为这件事儿,我和“杨大人”结上了“梁子”……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到一个月,我所负责的打毛刺工序还真就出事了。随着气温的逐渐升高,车间为各工序配备了电风扇,一个操作者在生产作业的时候私自将护目镜取下,结果一粒细小的铁屑随着风扇的扬尘吹进了眼睛。接到电话时我已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地将伤者送到了医院。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经过检查铁屑只是粘连在了眼部虹膜上,医生立即对伤者实施了角膜异物挑除。治疗结束后,我护送伤者回家,一路上我总想说点什么,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正当我为自己的失职懊悔不已的时候,收到了“杨大人”发来的微信:“伤者没什么大碍吧?事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得积极面对,敢于担当。”羞愧的我犹豫着该怎么回复时微信提示铃声再一次响起:“要把职工的安全摆在第一位,应付了事的态度可要不得。经济处罚不是目的,以后必须实实在在、认认真真的作好安全监管。今天的事也是为你敲响警钟,再忙也不能忘了安全。”看到短信,我的脸一下红了,心里像有什么东西堵着……

车间在第二天的例会上对此次事故进行了通报,让我诧异的是“杨大人”主动承担了几乎所有的责任,作为第一责任人被车间扣除了当月奖金和一个季度的安全员津贴。用他的话来说,这次的事故是因为他过分依赖班组长,自己作为车间安全员在安全教育和监管工作上做得还不扎实,没有及时掌握职工的抵触情绪和行为变化。

我和“杨大人”的“梁子”就这样化解了。后来我才了解到,二十多年前“杨大人”的一个工友就是在同样的事故中右眼受伤,最终因伤势过重落下了终身残疾。现在的我在班前会上总会强调他的一句话:安全工作容不得侥幸,视安全为儿戏,就是对自己和家庭不负责。